口述和我好过的农村中年妇女 我和农村妇女的风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学长别吸奶了我受不了 >

口述和我好过的农村中年妇女 我和农村妇女的风流事难以启齿 终于理解为什么中年女人看上去总是那么面目可憎了。主要是身体变化带来的焦虑烦躁和忧郁,具体来说就是失控的感觉,好像从前轻易可掌控的东西开始逐渐消失,于是感到惶恐、不安、焦虑、恐惧,用

口述和我好过的农村中年妇女 我和农村妇女的风流事难以启齿

  终于理解为什么中年女人看上去总是那么面目可憎了。主要是身体变化带来的焦虑烦躁和忧郁,具体来说就是失控的感觉,好像从前轻易可掌控的东西开始逐渐消失,于是感到惶恐、不安、焦虑、恐惧,用一个词来形容,就是”消失”,生命和活力在慢慢却非常有感觉地消失,是你难以抓住的消失,或许就如快淹死的人吧,想抓住救命的稻草,却永远不能。

  只有接受,承认现实,接受衰老,以及生命的流失。对于我们无法理解、无法改变的现实,除了承受别无它法。即使心中苍凉、悲痛、不忍、不愿,还是只能承受,承受所有即将到来的衰老和死亡。鲜花再美也不会永恒盛开,人人都明白这个道理,可是人人都不愿接受,这就是不屈的人生吧。

  篇一、口述和我好过的农村中年妇女

  寒冬,早晨,骑着单车疾驰在上班的路上,都能遇到一位中年妇女逆着我走来,而且是同一位。

  无论我起多早,她总比我更早。所以,一直遇见她。

  遇见她的时候,她约莫四十出头,圆圆的脸盘赤裸裸的暴露在三九时分的腊冬下,高颧骨,下塌鼻,双腮像霜冻了的苹果,红的不正常。脸上始终带着明显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愁郁,像个老人。略显雍胖(看起来更像是浮肿)的身躯紧盖着脱色粉红套脖条纹毛衣,外加大红底碎花大棉袄,隐约看得见破露在外的棉絮,衣服明显不合身,但裹得很紧。橘黄色的工装更像块工地搭建的临时棚布,上面郝然印着环卫两个白色大字,绕身一圈仿佛一个长长的婚庆典礼时使用的布质彩虹门气筒,气筒下口伸出两条粗重的腿着粗布料夏装透风青灰色宽松西装裤,脚穿一双紧贴地面薄白底黑脚面儿的旧的老北京布鞋。右手拿约一米见长顶端带夹钩的金属空心棍,不时的扒拉着路边的冬青寻找残留的垃圾,似冬天的雪地里寻找食物的松鼠,机灵而熟练的把垃圾扔入左手随时张着口的垃圾袋内,就这样清洁着这个城市一寸一寸的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

口述和我好过的农村中年妇女 我和农村妇女的风流事难以启齿

 

  注意到她是在一个往常一样的早晨,我也不清楚什么原因,大概是每天早上视野里总会出现她而形成惯性。

  不论寒来暑往,每个夹杂着昏暗的路灯与晨曦清雾的马路边,最勤劳的身影永远都是环卫工人,永远都是他们忠实的做着一个个城市的环保卫士,扫除一片片肮脏与污点。然而,总是有那些的路人,随意的自然的随手将垃圾丢在刚刚清扫过的路面,视他们而不见,视尊严如废纸一样随便,我们也将视这类人如草芥不谈。

  不明何故,我心里充满温暖,尤其在遇到他们时。更是对这位中年妇女充满好奇。

  我想知道,她早晨都是几点开始忙碌,几点开始这样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如何吃的早餐,吃的什么,是否有孩子,有几个,现在都上学了吗,老人可都健在。我更想知道究竟是什么让她如此卖力的为人们的奉献着自己的生命。

  或许是迫于生计,也或许就是心安理得的,她也应该有自己的父亲和母亲,有自己的丈夫和孩子,有属于自己的天伦之乐,幸福的时刻,我深信,她都是值得尊敬的。

  世间的爱应该是时刻充斥着每一寸空间的。

  篇二、我和农村妇女的风流事难以启齿

  2010年,我突然感觉该考个车本了,身边的人越来越多地开上了车,我也不甘心,手头的钱也有了些节余,估计再有一年多就可以买车了。当下车本还好考,听说再过几年就难了。况且手头上还没有一个像样的本本可以壮壮门面,于是,几经选择,就近报了一个规模还算可以的驾校。现在想来,当初的选择是对的,不仅是拿了车本,还有就是认识了一个很骚,却很专一的骚妇。

  按照当时考车本的流程,到驾校报名后,第一关就是要被安排到车管所统一进行体检。

  那一天,我先到驾校报名点和其他人集合,然后统一坐车到十几公里以外的车管所。我去得早,还不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,于是就在屋子里等着。先到的几个人中,有的三五个坐在一起聊天,有的单独抱着考试教材看着。我也带着点资料坐在离人群众不远的地方有心无心的翻着。

  不一会,驾校的老师拿着报名表进来点名,看约好的人到齐没有。我因为眼睛有点问题,怕过不了体验,所以单独找到老师看能不能想办法给处理一下。老师让我再等会儿,因为有特殊情况的人不止我一个,还有人没来,我们这此人需要单独一起走。于是我离开了人群静静等着。

  不一会,老师又领来一位年龄大概48-53之间的中年妇女,皮肤有些粗,肤色有些暗,披肩卷发,穿红色尼子大衣,长筒靴。眼睛有些迷离,走路有些打晃。老师把她领到我身边,简单介绍了一下。原来她也是因为视力不好,需要单独找人,也就是说我们需要一起走。老师让她跟我坐在一起,等一会儿听通知。

  她坐了下来,坐到我身边。我这个人本就是闷骚型的,平时不愿意主动和人打交道,特别是不会主动和陌生的女人说话,除非大家已经很熟很惯了。这时这个女人坐到我身边,我也没当回事。到是她挺爱说话,主动跟我打起招呼来。她问我叫什么,又聊了些跟驾考、体检、找人、走后门等有关的事情。多数是些不确定的问题,想从我这里找到答案。但我也是一问三不知,于是就跟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半个小时,后来慢慢聊得有了感觉,就开始聊别的事情。

  我们互相通报了姓名,她就是翟姐,我从她身上闻了些许的酒气,我问她是不是喝酒了,她不好意思地捂着嘴笑了笑,像是一个害羞的小姑娘。她说昨晚上跟朋友打麻将打了一晚上,又喝酒,现在还没彻底醒呢。此时她说话还有些舌头打软。

  她问我有没有女朋友,我说还没有呢。她奇怪我为什么还没有,这么帅的一个小伙子,不可能找不上对象,是不是条件太高了。说这句话时她略微低下了头,有些不好意思,我知道她心里想些什么。我说平平常常的,也不招女孩子喜欢,自然也不好找女朋友。而她却说我长得很帅,我心想难不成是看上我了?

  后来我问她做什么的,她说是附近城中村里的人,没工作,家里征地补了很多钱,天天就是玩。所以想着考车本来了。说着说着,她坐到紧挨着我的临座上来,很近的跟我聊天,可能真的是视力不好,她总把脸贴的很近地看着我。

  我开始对她还有些警惕,慢慢就放松了。

  不一会,我们被通知要进快上车出发。本来和我俩一起走的还有三个人,但都有事没来。于是就只有我俩出发了。上车后,我们并排坐在了一起。我拿着书看资料,她看着我看资料。她文化不怎么高,本来嘛,村妇一个,哪有多少文化,她问我很多最基本的常识问题,本来这些问题都不算什么的,但对她来说就是大问题了。我知道的都一一告诉她,也没有什么保留。

  一路走来,车开得挺快,外面很冷,我俩不知不觉中越坐越近,她的半个身子几乎都贴在我的左臂之上。至少我们接触的那个区域是暖暖的。

  到了车管所,那里简直是人山人海,我们在人流中半推半顶地往里走。老师拿着一大堆表,在前面带路。先是领着去交钱,再领着去照相。照相的地方更是排起了长龙,我俩被安排到长长的队伍中。

  拥挤的大厅在上午十点多的时候,人的体温,阳光的照射,使得空气变得闷热,我们都穿得很多,此时都已经湿汗一身。我在她前面排着,我热得脱了外套,她也脱了那件红色大衣,露出里边那件粉红色的薄羊绒衫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口述和我好过的农村中年妇女 我和农村妇女的风流事难以启齿

 

  我说过我是属于闷骚型的,股子里还是很好色的,特别是对中年熟女有偏好,当然,对于这位翟姐,我也是早就有了一些色念。

  想毕是村妇的原因,我不襟多看了几眼,而当我抬头的时候,发现她正看着我,很明显,我看她胸的动作被她看到了。她嘴角带笑,眼神含情地看我,搞得我不好意思地回过头去。

  才过去二十来分钟,我们后边就又排起了长长的队伍,已经排到了大厅里面。我们前面的人始终没有动,听说是机器出了点问题,一直没好。我们就这样在拥挤和燥热中无望地等待着。由于汗出得多了,我身上的汗味重了,她身上的汗闻夹着挥发出来的酒味也一股一股地冲到我的鼻子里。

  我回头逗她说:「翟姐,还好体检不验血,不然你今天打死了也过不了关,就你这一身酒味儿就瞒不过去。」翟姐有些认真地问我:「小吴,我真的还有那么大的酒味儿呢?是不真的过不了啊?哪有呢?」她还抬起胳膊自己闻了闻。

  我又逗她说:「不是从胳膊那传出来的,是从这儿。」我用眼神指了指她的低胸领口。她低一看,在我后背上轻轻来了一拳:「讨厌,往哪儿看呢?」我告诉她没事,一出汗酒味就散出去了,一会体检肯定闻不也来。

  她轻声地「噢」了一声,就没再说话,但我感觉到在下边,她用她的大腿不停地在顶我的屁股,当然是很轻微的那种,如果只是一次的话,我也不多想了,但她至少顶了七八次。这我就不得不往更色的地方想了。

  后面的人群开始不安的涌动起来,不停地往前挤,前面的队伍也开始紧匆匆地前移,看来是可以照了,我们生怕被别人夹了塞,于是赶紧跟着往前挪动。

  我没有躲,心中却热血沸腾,因我自从和前女友分手后,我已经很久没有和女人接触过了。她这一顶,让我性欲大起。翟姐假装什么也没发生,但身体却紧紧地贴在我的后背上。我心中一坏,有意向后一靠,试试她是不是有意要中我贴胸的,结果发现,确实是。

  我一顶,告诉了她我接受,她一顶,告诉我她愿意。这样我们俩个在无声无息中完成了性欲的交流。就这样我们一直顶着,我还有意地摇动着后背,在产生了一阵阵的摩擦。

  我转过头看她,她抬起头看我,我脸红,她也脸红,而且眼神更扑朔迷离了。

  我小声地告诉她:「控制点,别过了,让人看出来不好。不行就停吧!办完事我找地方。」她先是点了点头,后又摇了摇头。小声说:「没事,能忍住,你说的啊,办事后你找地方!」

  人群迂回前行了十多米,又停了下来。前面又有一大群插队的,听说是某驾校的人,领队的拿了一大堆表送到照像处,表下是一叠厚厚的票子,我想里面肯定有好处费,我们又得无奈地多等久。后面的人群有的人开始闹情绪,骂声四起,有的人硬生生地往前推,整个队伍就像一条大长蛇一样不停蠕动扭摆着。我前边是一点也挤不动了,而翟姐还是被后边的人不断地推挤过来。

  就这样,我们靠得越来越紧。我到很喜欢现在的感觉,没人注意得到我俩的小运作。而且这种不是自己主动去做,而是被动挤到一起的感觉倒很像是挤公车时与熟女挑情。翟姐很配合地在很一次前涌时用胸顶我。我也有力地回顶着她的大胸。有几次能感觉到翟姐把脸靠在我的背上。

  我原本是背对着她。此时人一挤,人一多,我们的下半身已经完全淹没在人群当中,我里产生了一个坏坏的念头。

  翟姐已经脸泛红晕了,她不知道我要干什么。而我呢,不停地环顾着四周的情形,看看有没有被人注意到,一旦有不对劲地,我会马上转身,但过去五分钟了,看样子,没有人注意到我们,大家都在焦急地等待着。于是我假装无聊地看着窗外,而心思却全在翟姐的手上。

  我怕她运作太大引起周围人怀疑,暂时收了手,翟姐缓了缓神。我知道她有话要说,低头看她。她声音极小地说了声:

  「再来!」。于是,我又把手机贴了上去,震动又开始了,这一次翟姐有了心理准备,不再那么反映强烈了,而是静静地享受着,享受着。!

  翟姐一看明白了,欢快地接过手机,逆向走出人群跑向了厕所。不一会儿,她回来了,可是怎么也挤不进队伍里,我于是让她把取相票给我,然后坐到一旁的坐椅上等着。这样我就可以放心的用手机来挑逗她,而不怕被发现了。她有些失望地坐在那儿,看着我。

  我举起手机对她挥了挥,她冲我点了点头,又重新调整了一下坐姿。

  篇三、一个中年女人出轨的自白

  作为一个中年妇女说自己出轨的事情也需要足够的勇气了。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,一个关于中年女人出轨的自白。

  1999年年底,我和交往半年的老公结了婚。说是交往了半年,可因为他一直在外打工,我们只见过3次面。

  说实话,结婚的时候,我对他没什么感情,可那年我已经22岁了。在村子里,像我这样年龄的女孩早就结婚生子了。父母着急,催得我也着急起来,稀里糊涂就答应嫁了。

  当时,对于结婚我的想法很简单,只想有个家,而且我觉得只要我对他和他的家人好,他们就一定会对我好,我相信那句话“有付出必有回报”。

  可是婚姻并不是我所想象的那样简单。嫁过去之后,我努力尽一个好妻子、好媳妇的本分,家里什么活儿都抢着干,可不知为什么,婆婆还是看我不顺眼,处处挑毛病,看电视说我费电,洗衣服说我费水。最让我痛苦的是,他们一家人像防贼一样防着我,把我当外人,连聊天都避着我,我一走过去,他们就闭上了嘴,像断了电一样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

口述和我好过的农村中年妇女 我和农村妇女的风流事难以启齿

 

  当我生下女儿后,婆婆的脸拉得好长。虽然老公没说什么,但我知道他也不高兴。女儿3岁时,老公和他家人逼着我再要一个男孩。我不愿意,觉得一个孩子负担就够重了,再要一个,万一又是个女孩呢?可老公根本听不进去,还动手打了我。那段时间,老公一家人变着法儿地向我施压,我孤立无援,只有妥协。好在还算幸运,这一次我生了个男孩。

  可儿子的出生并没有改变婆家人对我的态度,在他们眼里,我依旧是外人,婆婆尖酸刻薄的话还是时不时地钻进我的耳朵。

  那几年,我只能用一个“熬”字来形容自己内心的苦闷。

  老公发现了我的出轨

  2005年春节过后,因为家庭负担加重,我和老公一起来到郑州,做起了小生意。原本想着离开了老公的家人,没有了他们的添油加醋,我的婚姻会有所改善,可没想到却是一场更可怕的噩梦。

  来到郑州不久,我认识了一个男人,他叫苇成。我们很谈得来,同样不幸的婚姻让我们有许多共同的话题。我把他当作可以信任的朋友,倾诉着心中的苦痛,他也很耐心地安慰、开导我。后来接触越来越多,一次意乱情迷中我和苇成突破了道德的底线。事后,我万分后悔,因为虽然婚姻不如意,可为了两个年幼的孩子,我还不想失去家庭。

  可有时候我又有些情不自禁,在苇成那里得到的温暖,是老公从来没有给过我的。一时间我迷失了自己,找不到方向,就像吸食毒品一样,开始了,就不知该如何结束。

 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。很快,敏感的老公就发现了我的异常,他在我的手机上找到了证据——苇成发给我的两条暧昧短信。他质问我是怎么回事,起初我还抱着侥幸的心理,不想说。后来老公逼得紧,我就坦白了。

  一切说完后,我以为等待我的将是老公雨点般的拳脚,还有离婚的结局,可是没有。所以我对老公说,如果他还能接受我,我就和苇成断绝联系,一心一意和他好好过;如果不行,我愿意和他离婚,孩子、财产都由他决定。

  对于我的出轨,老公很是痛苦,但他还是选择了原谅我,那次我真的很感动,我觉得我是个十恶不赦的人,但是我又要怎么弥补我的过失呢?只能是对上天发誓,我再也不会做出对不起老公的事情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