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男同桌摸一晚上 男同桌玩我的胸和屁屁 被男生边抽边吸奶

 
 
导读 我和老贝是班上唯一一对男女同桌,男生二十五,女生二十三,我们恰恰就是多出来的那两只。苍天那,就在我们周围,以老贝为圆心,两三桌为直径,汇集了班上形形色色的混世魔王:有体训生,打排球的,打篮球的,有艺考画画的,做梦流口水的……可怜乳臭未干的我,独居中央,出淤泥而不染——那是不可能滴,三观正常就不错啦。...
 
文章:被男同桌摸一晚上 男同桌玩我的胸和屁屁 被男生边抽边吸奶 来自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!如有问题,请与本站联系。
 
 

被男同桌摸一晚上 男同桌玩我的胸和屁屁 被男生边抽边吸奶/图文无关

老贝,鄙人同桌。

真名罗阿宝,带我打羽毛球,把我从一级菜鸟带到了二级菜鸟水平。

老贝他人缘好啊,集全班男女老少宠爱于一身,大家都直呼其宝贝儿,除了我。

因为!不敢!

老贝叫我闺女,我忙不迭跌地应了。为什么我叫他老贝呢?总不能叫他老宝吧,搞得意味不明。

我和老贝是班上唯一一对男女同桌,男生二十五,女生二十三,我们恰恰就是多出来的那两只。苍天那,就在我们周围,以老贝为圆心,两三桌为直径,汇集了班上形形色色的混世魔王:有体训生,打排球的,打篮球的,有艺考画画的,做梦流口水的……可怜乳臭未干的我,独居中央,出淤泥而不染——那是不可能滴,三观正常就不错啦。

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没有女生跟我一起吃饭,一起上体育课,一起手挽手上厕所,多半时候,我都跟在老贝后面蹭吃蹭喝,蹭……不了厕所。

课间某男喊“宝贝儿,上厕所”。他回上一句“讨厌,小宝贝儿”,再淫荡一笑,回头正好看见故作呕吐状的我,斗大的巴掌一把就拍下来了,啪!

“写你的作业,大人说话,小孩闭耳朵”

我去,你闭一个试试,我撩起他拍在书上的手。

老贝有一大帮哥们,他总有这样的本事把寝室联欢搞成一层楼的男生联谊,黑压压几十个男的啃光了辉哥小卖部所有啤酒,这样的“盛况”一般女生是看不见的。

我有幸成为老贝每次出去都带上的“拖油瓶”。

他说“闺女啊,我煞费苦心搞了这么多男的来,就是为了给你丫选婿,给你爹挣口气啊,看上了谁我帮你搞定,再硬的墙角,磨尖了锄头照样给你挖过来哈哈。”

对于老贝满口飙脏话毫无男女界线,我是习惯了,那就是他的独特表达方式。我最多就以白眼示抗议,懒得开口诋毁。我一开口他肯定会说,闺女男大当婚 女大当嫁,老祖宗留下来的传统你不好意思个逑啊。本来发育就晚,你再不抓紧点以后可怎么办,愁死老爹了。

看来老天并不想让老贝死,星期一大早,我就收到了!情书!

隔壁班的那个大高不帅,对,就是长得大,长得高,就是不帅。痘痘在他脸上简直是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

他给我信的时候,太阳正新鲜,我一本正经看着他,只看见他脸上痘痘亮晶亮晶的,真饱满。

他被盯得害羞地跑开了。

第一次收到情书的我,在愣了四秒之后,突然仰天长笑,笑完了之后,赶紧收敛,滚去上课。回去不准备告诉老贝,我有喜欢的人,一封情书是动摇不了我的。而且我不想把自己和痘痘同学联系起来,一想起他痘痘破了后的脓水,我最爱的玉米豆腐都吃不下了。

把信塞桌子里,晚上回去毁!尸!灭!迹!

可是不好意思,一不小心搞忘啦,看来真是没放在心上。

第二天,情书不见了。

怎么办,脑子一转,对,抵死不承认,就是不知道,什么情书啊,没见过,来咬我啊。

情书事件,还没到午饭时间就彻底忘了,下午放学,下大雨,打了伞跟没打伞似的,关键还风大。大家都放弃挣扎,直接冲回寝室,顿时教学楼外面,黑压压一片。老贝摇着我胳膊说:“闺女你看,那儿人好大,雨好多”。

“嗯……啊?老贝你丫脑袋被门挤了吧?”

老贝有点不正常。

晚上我们出去骑车,看到一条河,“闺女,那水里的河好清啊。”“闺女,我眼睛吹进头发里了”

老贝怎么了?

受打击了?谁吃饱了撑的打击他呀。

星期三一大早,他顶着鸡窝头熊猫眼进来了,下面一阵哄堂大笑,他不管,一到座位,闷头就睡。

“老贝,吃三明治”,不理。

“老贝,给你捶捶胳膊”,不动。

“老贝,光头抓我头发”“你丫不会抓回去啊”,继续睡。

我……

下课铃响,老贝腾一下抬起脑袋,三下五除二给我把书笔乱七八糟塞进书包里,拎起就走。

“去哪里呀?”我追上去,看他在隔壁班门口站定。

然后,就看见痘痘哥笑着朝他走来。

然后,他们勾肩搭背,走了。

然后,我着急了。

我靠,老子书包饭卡钱钥匙统统在你那儿,搞什么鬼,又愤愤追上去。一路我都走老贝另一边,拽着他衣角,也不敢看痘痘哥,尴尬啊。

“你不好意思个毛线呐”老贝说。 难道老贝知道情书的事儿了?好你个大马痘,来这招,够狠,搞不定我先搞定老贝是吧,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哼,我愤愤想。

被男同桌摸一晚上 男同桌玩我的胸和屁屁 被男生边抽边吸奶/图文无关

坐下来吃饭,大马痘用他小眼睛瞅我,看一下就低下头扒饭,你丫也知道不好意思,我一眼瞪过去,再看。

把他是想象成碗里那坨牛肉,我叉,我叉,我叉叉叉。老贝全程专心致志啃鸡抓,异常执着,异常纠结,吐出来的骨头干干净净。

“牛肉硬呀?”大马痘朝我笑,门牙上还有紫菜。

“不硬”我继续叉。

老贝起身走开,“你干嘛去啊?”我问。老贝没搭理我,哼老贝真狠心,留我和大马痘一起吃饭。

不一会儿,老贝回来了,端了碗玉米豆腐放我面前。

我看了眼豆腐,看了眼大马痘,“哇”地吐了出来,刚刚吃的牛肉,胡萝卜,饭吐了一地,真恶心,又一阵干呕。

抬起头,泪眼花花看着老贝,“你丫为什么让我跟他一起吃饭,你喜欢重口味你上啊”一经激动,又是一阵干呕。

“不是你喜欢他吗?不是你写的情书放抽屉的吗?”

情书,“你写的……你全家写的”哇的一声……这回哭了。

你丫的同桌这么久了,是不是我的字你认不出来啊,一屁股坐在地上,捂着脸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。老贝慌了,一边拍(锤)我,一边掰开我的手。我还在含含糊糊喊不是我写的,周围的人都聚过来看热闹,老贝拉我起来,不起。无法,一把就给我拉起来,扯着走了。“还有我的书包,呜……”

原来,粉红色的大信封上落了大马痘的名字,老贝也没拆,自个儿就想入非非了。老贝以为我品味低俗,喜欢大马痘,他后来想,怎么也想不通,我怎么会看上大马痘,一脸坑坑洼洼的还冒油,长得牛高马大,饭要吃五碗。

他想了想说:可她喜欢呀,怎么办呢,她喜欢就帮她拿下啊,老子心中怎么那么别扭呢,你丫能找个比我帅点儿的不?

老贝把我拉到操场,就势扔在草坪上,我还在抽抽嗒嗒哭。

“行了,闭嘴”。

我改成嚎了。

老贝无法,坐在对面,等我声尽泪绝哭不动了,才问:

“情书不是你写的是吧?”

“不是”

“你不喜欢那人是吧?”

我恨他一眼,头扭到另一边,不理他。

老贝搓了两圈他的鸡窝头,一拍脑门,“我知道怎么回事了”他握着我胳膊一把给我拎起来,“你不喜欢那大个,也不喜欢其他人是吧?”

我盯着老贝那张脸,木呐地摇摇头,一秒……两秒……,我猛地一下又使劲点头,点了五下。

老贝一脸不知所以然地看着我,没懂。看来我刚刚哭那么大声,老贝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了。

其实我也不知道,就是觉得很委屈。转头一想,更委屈,一把推开他,提起书包转身就走。

“你有喜欢的人啦?他谁呀”老贝吼。不理他,继续走。

老贝追上来,“他谁啊”,这个人怎么能这样,白痴成这样怎么活这么大的,用书包甩开他,继续走。

老贝站着那儿没有追上来了,这么快就投降了,我去,有点革命毅力好不好,越想越生气。

把书包一扔,豁出去了,我捏紧拳头走回去,走到他面前,“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……”说完扭头就跑,留老贝一下人矗在那儿。

我就是喜欢你啊,谁让你冬天给我带早餐刷饭卡,书包里每天都给我备零食;谁让你给我打开水背书包,没事儿就搓我头发捏我脸的;谁让你会打篮球会唱歌,还对着我唱;谁让你叫我管着你不上网吧不打游戏;谁让你存钱给我过生日买礼物叫我闺女,我又没有求着你来护着我带我玩儿。

回教室趴桌上眼泪跟着就来了,我都不知道怎么会有这么多眼泪。我又害怕,老贝没有追过来,他是不是真的不喜欢我,他以后都不要我不带我玩儿了怎么办?越想哭得越厉害,鼻涕口水都出来了。眼睛里储满的水,也看不见,没坐稳,凳子一歪,一屁股就坐地上了。我伸手到处翻纸,抽屉里没有,又翻老贝抽屉。

有手握住我伸出去的手,把我拎了起来,往前一送,脸就砸进一个胸口,棉衬衫,闻了闻,是老贝的味道。揪起衣服,一阵乱擦,鼻涕啊眼泪啊,全在上面。

老贝低头冲我一笑。瞧那傻样,谁刚刚谁喜欢我来着。